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
首页 公司简介 新闻动态 网上售票 经营范围 政策法规 企业文化 文明窗口
首页 →
打车软件叫来的竟然是“黑车”
 
宁海县公路运输有限公司  2014-2-21 8:47:34 点击:
□记者 王思勤 胡菲
  
  最近,打车软件在甬城很火,不少市民和出租车司机也从中获利。可是北仑的程小姐在使用打车软件后,叫到的却是一辆私家车,在付费时双方还讨价还价了一番。昨天,她给本报87777777新闻热线打来电话投诉这件事情。
  读者报料:打车软件叫来了“黑车”
  程小姐说,昨天早上8点多,她在北仑新大路和镇府路十字路口使用“快的打车”软件叫出租车要去甬江路,2分钟不到,就有司机抢了单。软件上显示:是浙BT40××的陈师傅接的单。
  不久后,这位陈师傅给程小姐打了电话,确认了她的位置后,又报了车辆车牌号的后三位数字,让她在原地等待。当时,程小姐也没注意到这车牌号有什么异样,直到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开到她面前,司机摇下车窗说:“你是用快的叫车的程小姐吧,我刚给你打过电话……”
  程小姐很奇怪,叫的是出租车,怎么来的是一辆私家车?她再次向司机确认,当对方说出她个人信息,并自称姓“陈”时,她不得不相信了。因为当时确有急事,且附近也没有别的车可以乘坐,程小姐只得上了这辆车。
  车辆出发了。一路上,程小姐发现,司机手机中的“快的”软件还在不停地播报市民发布的打车信息,她随口问了一句:“你这不是出租车吧?”对方默不作声,不予回答。
  快到目的地时,对方开口要价:“你付个20元吧。”“你车上没计价器,这价格不对吧。我以前也从新大路打车到甬江路,加上燃油费一般也就16元,而且你这不是出租车,是黑车吧。”程小姐反驳。
  听到这话,对方让步了:“减个两元,头单生意就18元吧,18吉利。”由于着急上班,程小姐没再争辩,用支付宝打了钱。
  昨天中午,当程小姐向记者叙述整件事的过程时,她还有些后怕:“多收这几元钱倒不是问题,万一我在乘坐过程中发生了其他不好的事情,或是有不怀好意的人用打车软件冒充出租车司机,那乘客不是陷入危险了吗?”
  记者调查:注册容易,审核不好过
  这条信息引起了记者的注意,是不是非出租车司机也可以通过打车软件混入出租车队伍呢?为了解开疑问,记者用手机下载了目前最热门的两款打车软件司机客户端“快的司机”和“滴滴司机”,并试图通过验证。
  记者用自己的手机号完成了第一步账号注册,到第二步时,记者输入了编造的名字“张伟”,并胡乱输入了出租车公司名称、资格证号、车牌号码等信息,不过,在第三步验证环节,两款软件略有区别。
  “滴滴”软件必须要上传运营资格证的正面清晰照,才能完成注册,记者随便拍了一张静物照上传,随即接到一条信息:感谢您注册滴滴打车,我们将在一个工作日内审核您的信息,您能试听24小时订单,马上就能抢单了。
  而“快的”软件则是可以跳过上传运营资格证清晰照这一步骤,进入抢单页面。不过,当记者试图抢单时,软件却显示无法抢单,并跳出了一个对话框“您尚未上传运营资格证照片,无法通过审核,请尽快上传。”
  经过一番尝试,记者发现,两款软件注册容易,但要成为一名可以接单的司机,还是得通过相关审核。
  据出租车司机刘国平介绍,普通市民想要抢单应该是不会成功的。“我们抢单前要上传从业资格证号码的,那是唯一的,不上传就抢不了。”不过刘师傅说,出租车司机在下班后的确可以用客户端抢单,但这样做的可行性不大,一来开私家车乘客也不相信,二来这种行为被快的、嘀嘀公司查到后会被他们列入永久黑名单,得不偿失。
  软件公司:关键还是要从业资格证
  昨天傍晚,记者也联系到“快的打车”软件相关负责人李先生,他说,早上在宁波发生的事情,下午同事已经向他反馈了。目前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,但这个手机号绑定的账号已经被冻结了。“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比较复杂,我现在也不好说。不过这是我到公司后遇到的第一起。”
  李先生告诉记者,“普通市民确实可以下载司机客户端,但无法使用。”而出租车司机必须带上身份证和从业资格证、近期照片到司机服务点进行现场登记确认,并且要求绑定经过实名认证的银行卡。司机客户端是一个账号对应一个从业资格证,重复提交的无效。“在下载客户端的协议里,我们对司机也有一些约束惩罚机制,比如规定司机不得将从业资格证外借,也不得用私家车接乘客等。一旦发现,会永久封停账号。”
  “嘀嘀打车”宁波站的魏先生也介绍说,公司对出租车司机安装客户端审核还是很严的,“我们在登记后会对司机的身份进行分类,比如车主、代班等。对代班人员的管理会比较严格。部分司机在网上注册,我们也会在他注册后要求他来现场通过审核。”至于自行下载司机客户端,“你没有从业资格证号码,通不过系统的验证,就无法抢单。”
  对于程小姐的遭遇,市城市客运管理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打车软件的信息审核并不经过政府官方的系统,确有可能会出现黑车混入的情况。因此,希望市民们能理性对待第三方软件打车,多个心眼,不要乘坐不正规的运营车辆,在上车前也请认真核实司机身份和信息。
  在登记的出租车信息中,确有车牌号为“浙BT40××”的出租车,可驾驶这辆车的司机一个姓王,一个姓施,没有一个姓陈的。“很有可能是这辆出租车的信息被人盗用了,也有可能是司机下班后使用别的身份进行运营,不过,这个已经很难查证了。如果确有市民遇上黑车,可以打96520热线进行举报。”市城市客运管理局工作人员说。
  打车软件进行了第三轮“烧钱”大战,一片叫好声中北京却悄然开始了限制和规范。
  据新华社报道,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昨天发布规定称,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。其理由是车内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,可能导致驾驶员因抢单而产生不安全因素的情况。
  事实上这个问题早就有人提出过,根据法律规定,驾驶机动车有拨打、接听手持电话等妨碍安全驾驶行为的,一次记2分。而为了抢单,有些司机甚至会配备4个手机,这难免造成交通违法行为。
  另外还有人提出,高峰期通过打车软件加价叫车,也会造成不符合现有法律规定,造成驾驶员对不加钱或加钱少的乘客拒载。
  技术人员也提醒乘客要谨防个人信息泄露,“快的”涉及4项手机信息,包括获取联系人、通话记录、手机位置和手机识别码,而“嘀嘀”涉及的手机信息比“快的”还要多两项,即发送短信和获取短信内容。
  如今宁波还出现了打车软件叫来辆“黑车”的新情况。
  打车软件是个新事物,任何新事物都会带来新问题,在享用其带来的便利的同时,也应看到其中存在的问题和薄弱环节。是开始重视对打车软件监管的时候了,其中对出租车司机终端的监管或许是一个合适的切入口。
 
来源:宁波晚报网


【文字 】【关闭窗口


相关新闻